名震一方 第七百六十九章 鸿沟之战 六

韩立冲黑色巨峰一招手。小山光辉闪往后,缩小至数寸巨细,化为一道黑光飞射入袖中。血色光罩顶部也康复了本来形状,看来此罩还真是坚韧无比。韩立转过身来,伸出一根手指,“噗嗤”一声,一颗核桃巨细的淡蓝色火球显现在了指尖上。“去”韩立口中轻吐道,悄悄一弹,火球直射向了远处的罩壁。“砰”的一声轻响,蓝焰爆裂开来后,蓝色冰层瞬间延伸开来,遍及了整个罩壁。整个血罩内温度急降,变成了酷寒的国际,其温度之低几乎能够呼气成冰。看到这一切,韩立后形一晃,到了一处蓝光闪闪的罩壁跟前。一抬手,一道青色剑气击到了厚厚的冰层上,碎裂之声传来,晶亮冰屑四下纷飞。看着剑气所击之处,韩立神色一沉。跟着冰屑的坠落,后边的血色罩壁居然安然无恙,其上的粘稠血液,也未有被真实冰封起来痕迹。仅仅外表起了薄薄一层蓝霜罢了。血气仍在里边翻滚不已。韩立略思量一下。抬手顶风一晃。一层紫色魔焰猛然覆盖了整只手掌。毫不客气地伸出此手。往罩壁上悄悄一按。紫罗天火威力公然稍胜乾蓝冰焰一筹紫焰才刚一挨近罩壁。就“兹啦”一声。罩壁上地血雾血液就被瞬间凝结了起来。泛起了耀眼地紫光。韩立面露喜色。他当心操作紫罗天火。让其威力只限于眼前这一小片罩壁。又一张口。响雷声响起。一道金弧从口中喷发而出。直接打在了这片罩壁上。金芒闪往后。罩壁显现了一道细细裂纹。但血光狂闪几下。转眼间裂纹就不见了踪迹。韩立怔住了!这血罩鬼门路还真不少,尽管并冰冻住了,居然还能自行修正损害。shu怪不得慕兰人如此定心的运用此禁制,连紫罗天火都无法击破,确实能够困住一般的元婴修士了。尽管心里有点骇然,韩立却立刻单手往储物袋上一拍。一颗青色锃亮的拇指大圆珠,出现在了手心处。正是他新近炼制成的雷珠。此物自从练成后,没有祭出运用过一次,正好现在试试其威力怎样。并且从那阵雷鸣声后,韩立在罩中就再也无法感应到外面的大战状况,但算算时刻也应该过了一开始的阶段,出去应该没有大碍才是。不然再迟些不出去相助地话,修士大军如果大北,他可便是笼中之鸟。绝无逃过的道理。这样想道,韩立手心光辉一闪,雷珠滴溜溜一转后。化为一道青光激射向了罩壁,一同身形向后倒射而去。一声烦闷的雷鸣声响起,接着一团头颅巨细的金青色光辉,在罩壁上升起。整个护罩都在此击中,剧烈颤抖起来。韩立脸上讶色一闪而过。此珠的威力,好像还在他猜测之上啊!此想法刚一在他心中升起,韩立遽然脸色微变,身上青色灵光大放,整个人化为一道青虹飞射而出。此雷珠一击之下。竟垂手可得将罩壁击出一个不大的孔洞出来。这让感应到地韩立,不及多想的飞射而出。那孔洞,正在敏捷缩小起来。韩立所化青虹射出血色护罩时,心中天然惊喜反常。这用和紫罗天火威力同阶的青色灯焰炼制的雷珠,居然如此轻松的破除此禁制,这真是大出他的意料之外。本来他还想着,若是此雷珠还不可的话,就只有动用噬金虫和血魔剑了。前者尽管无物不噬,但破除此罩。s道恐怕要花费一些的时刻。后者运用起来却是后患无穷,韩立容易不肯动用的此物地。但现在炼制的无名雷珠,居然能破除血罩,这天然是一件意外之喜。看来紫罗天火之所以无法击破此禁制,八成仍是由于其本质上是冰寒特点原因,而不像灯焰是名副其实的火特点灵火,无法相克之。不过刚一飞出地韩立,没有定睛看清楚护罩外的景象,耳中先传来几声吃惊的惊呼声。接着各式各样的爆裂声、轰鸣声。以及很多的大喝声怒吼声,都或远或近一同往耳中贯入。韩立匆促定睛一看。不由呆了一呆。他此时竟处于十余名法士的围住之中,好在他神识一扫之下,这些法士修为都不太高,有两名结丹期,其他都是筑基期修为。他们人人手持一杆法旗,好像正准备发挥什么灵术进犯。而韩立从血罩中飞出后,竟正好处在这几人的上空。韩立没理睬他们,在向四下略一审察,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。只见目光所及之处,不管天空仍是地上,鳞次栉比的全都是灵光宝气闪烁不已,各色爆裂声更是此伏彼起。两边的修士和法士或几人,或一群,构成了很多地巨细战团,完全混战在了一同。韩立一时竟看不出哪一方稍占了优势。不及多看,韩立匆促把目光回收,冷冷审察邻近的这些法士一眼。这十余名法士见韩立猛然从血罩冲出,天然也呆若木鸡起来。“欠好!他是元婴修士!快叫大上师过来。”一名结丹法士最早反响过来,信口开河大叫一声后,立刻一拍后脑勺,一柄碧绿色飞刀就向韩立激射而来。一同身影化为一道绿光向后倒射十余丈远去,拉开了和韩立的间隔。其他法士闻言,一惊之下也反响过来。另一名结丹法士立刻合作的放出了一柄火红飞叉,一同另一只手一扬,一道传音符化为一道火光破空飞去。而修为低下的剩下法士,则高举手中的法旗,口中咒语声大起。十余道碗口粗火柱从旗尖出喷出,化为一片火海向韩立滚滚袭来。“咦!”见这些法士居然没有逃跑,反而自动出手,大有想拖住他的意思,韩立略有些意外。但脸上煞气一闪,大袖一甩。青光点点,数十口青竹蜂云剑从袖口中蜂拥而出。顺手一道法决打出,每口飞剑悄悄一颤后,立刻又分出数道剑光出来,瞬间鳞次栉比的剑光就将簇拥在了韩立周围,剑气冲天,看起来气势惊人之极。那两名结丹法士见此景象,吓了一大跳,但仍硬着头皮的指挥法宝。攻了上来。韩立冷笑一声,两手随意点指两下,各稀有道剑光飞出。一下抵住了射来地飞刀和飞叉交错到了一同。青光大放之下,这两件法宝一下就被众剑光压得哀鸣不已,灵光瞬间缩成了一小团。至于那滚滚而来的火,没有挨近韩立身边数丈,在许多剑光一搅之下,化为了无有。现在可不是和这些法士磨磨蹭蹭地时分,韩立也没有留手的意思,口吐出一个“去”字后,百道剑光遽然光辉大放。一同激射而出。漫山遍野的青光,一同向每一名法士扑去。筑基期的法士,尽管纷繁祭出了手中法旗想要抵御一二,可是青色剑光一落之后,这些人就被搅成了肉泥。连一丝逃走的时机都没有。却是那两名结丹法士,一见如此多剑光向他们飞来,脸色唰一下苍白无血色。他们再怎样胆大和骁勇,也不敢抵御如此惊人的进犯,想都不想地各化为一道遁光。朝相反方向飞遁而逃、韩立见此,目中寒光一闪。两手一结手印,飞射向他们二人地两片剑光一阵清鸣后,猛然联合一同,众剑光法力联合一同,一下遁速快了多半。不幸两名慕兰法士才刚刚飞出二十余丈,就被后发先至地剑光完全罩住。尽管他们拼命的催动护体宝光,并手发各种灵术想要支撑一下,可是青光降下后。不管灵术仍是护体宝光。全都瞬间化为了乌有。两人连吭都没吭一声,身躯就被众剑光斩成了很多截。元神相同没遁出地时机,直接融化到了剑光之下。但就在韩立刚一得手的时分,上空传来一声暴怒之声,接着一道刺目黄芒从天外飞扑而下,速度奇快反常。韩立神色一动,背面响雷声一响后,风雷翅霎时间打开。银光一闪,人就从原地消失的无影无踪。本来飞射而下的黄芒一见此景,忍不住阻滞了一下,光华一敛后,一个身穿黄衫的无须老者就出现在了半空中,其尽管满脸地暴怒之色,但目光深处却露出了惊疑不定的神色。这人正是慕兰的某位大上师,他本来正合作其他法士,在高空和几名天南元婴修士坚持,一接到自己族员传信后,立刻先抽身飞遁而来。可是其动作尽管那够快,但也只看到两名族员被青色剑光斩灭地一幕,天然狂怒之极。、这里边可有一人,是他的亲传弟子。一贯视为子侄看待的。可韩立的遽然消失不见,遽然其吓了一跳,立刻想起了天南修士中一名极为凶猛的人物,匆促克制住心中的怨毒,神识四下的勘探不断。其背面银光一闪,韩立的身形显现在了那里。“去死吧!”一感应到韩立的显现,老者想都不想地身形滴溜溜一转,一扬手,一块四方的法宝,狠狠砸向韩立。此宝一出手后,黄光大放,瞬间化为十余丈巨细的一块巨砖,风啸尖鸣声一同从法宝上凄厉传出,气势极为惊人。